ag环亚集团是黑站

中文

我们的声音

新闻 > 对谈:当艺术理想碰撞现实 | 2018王式廓奖

对谈:当艺术理想碰撞现实 | 2018王式廓奖

2018年9月20日发布


嘉宾合影

9月20日下午3点,“当艺术理想碰撞现实”王式廓奖艺术家对谈活动在今日美术馆一号馆“2018王式廓奖暨今日中国当代艺术家提名展”展览现场顺利举办。


本次活动由今日美术馆展览及学术副馆长晏燕主持,邀请到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今日美术馆学术总监、策展人和批评家黄笃,王式廓基金会秘书长王群,王式廓基金会执行秘书长傅克勤等嘉宾。出席活动的艺术家有:往届艺术奖获奖艺术家田晓磊、孟柏伸,本届入围艺术家蔡雅玲,付帅,田龙玉,张春华,臧坤坤,郑达。


“2018王式廓奖暨今日中国当代艺术家提名展”颁奖礼举办在即(9月22日下午2点),本次“当艺术理想碰撞现实”王式廓奖艺术家对谈活动是嘉宾们与“王式廓奖”历届获奖及入围艺术家们交流、探讨“当艺术理想碰撞现实”该如何面对,青年艺术家作为当代艺术的主力军,当前现状及未来的个人发展方向等。今年是“王式廓奖”走过的第三个年头,在对谈中,嘉宾们回顾过去,进行阶段性的总结,了解艺术家们真正的需要与帮助。同时,对王式廓奖未来的发展方向进行讨论与规划,本次对谈既是总结也是新的起点。



给青年艺术家点鼓励,让他们走得更远

王式廓奖设立初衷及目标


王式廓基金会秘书长 王群


王群:一个年轻人想成长为有成就的人是不容易的,而对于艺术家来说,更是一个孤独不定的过程,会独自摸索、挣扎、迷茫。我小的时候,我父亲就总找一些艺术家在家里谈话,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一天到晚他总有朋友在,他们是在互相鼓励,分享想法。所以如果我能帮助中青年艺术家,能给他们点鼓励,一定会让他们走得更远。设立王式廓基金会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是基于父亲王式廓在美术教育界多年的历程。能够继承他的事业,为中国艺术界做一点事情,让我觉得很高兴。


今日美术馆馆长 高鹏


高鹏:其实王式廓先生是有很多子女的,王群老师是他最小、思想最开放的子女,她非常坚定地想做这个基金会、这个奖。当时我们最大的顾虑就是王式廓已经在人们心目当中有一个非常固定的形象了,人们会觉得王式廓奖是人民的艺术奖,但是我和王老师讨论决定这个奖一定不能只选某一种类型的艺术家。第一届讨论是非常激烈的,回望三年前,我们愿意用这个奖去去支持一个多媒体艺术家,是非常有争议的,需要很大的勇气,甚至连艺术家本人都很动摇,说他自己的艺术是否是一个主流的艺术,但是我们还去帮他打造出一个重要的个展,告诉他这样的艺术是有未来的。王式廓奖正因为第一届的开放性,第二届、第三届的包容度就越来越大。所以很多艺术家在进行申报的时候就没有心理障碍,他不会觉得我一定是某一种类型的。这一点是要感谢基金会的理解,才让这三年很多真正的艺术家愿意坚持下来。



今日美术馆学术总监、策展人和批评家 黄笃


黄笃:这个奖很好的地方在于有演讲环节,这并不是作秀。通过演讲看艺术家的思维、逻辑、主轴,还有他的观念的演变等。我们评委会能从艺术家本身的经验里找到关联性,理解他的思维,这个我觉得是很重要的。我自己认为王式廓奖的整个的组织结构及目标,都是非常好的。


还有,王式廓奖给获奖艺术家做个展,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激励。同时,我自己觉得所有入围的艺术家都很好,不要因为得没得奖就有所抱怨。希望大家有一种开放的心态,往前看的眼光。



王式廓基金会执行秘书长 傅克勤


傅克勤:我来到基金会之前我印象中王式廓奖肯定是国油版雕来各评一金奖,整个展览就跟国展一样。来到王式廓基金会后,确实大跌眼镜,但是通过这一年多的了解我觉得我们的方向是对的,因为现在最缺的是能反映当下现实的,能对社会问题、环境问题提出意见,提出批评的,这个是当代艺术的精髓的内容。


王式廓基金会是一个公益基金会,对艺术家们进行扶持。基金会做工作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做任何工作都要跟受益人感同身受。所以像田晓磊、孟柏伸他们的家、工作室我都去过,确实会碰到很多的问题。我们就希望通过跟你们的接触和了解,然后通过基金会和美术馆的努力提供各种机会。从信心上给大家一个鼓励,从物质上力所能及地帮助大家,扩大你的影响力。



今日美术馆展览及学术副馆长 晏燕


晏燕:今日美术馆和王式廓基金会的联合促成了这个项目,这个项目就像标杆一样,以后可能会作为一个参照系统。我们希望在为艺术家提供平台时,能够被更多的公益机构和公益捐赠人去认识,才会更大的范围内改观中国当代艺术青年艺术家的境遇和面貌。


创业者找到了天使投资人

王式廓奖的推动作用


第一届王式廓奖艺术奖得主 田晓磊

田晓磊:获了“2016王式廓奖”艺术奖,在今日美术馆做完个展后,我就突破了一个临界点,一下让很多的媒体、美术馆、画廊都知道我,让我一下就融入到艺术圈里面,获得认同感。这个圈子其实很小,但是需要一个强大的宣传来让大家能认识你。


现在我的目标比以前清晰了很多,原来只是为了憋一口劲儿去做一个自己心中的作品,但现在慢慢地找到一个体系。还有要组建团队,去做一件比以前自己单打独斗更大的事。我觉得其实获得这个奖,有点像创业者找到了天使投资人,但是这个天使投资人还不求你占股份,直接给你帮助、无私奉献,所以我觉得特别感谢王式廓奖。


第二届王式廓奖艺术奖得主 孟柏伸

孟柏伸:作为艺术家能在今日美术馆,尤其是一号馆的主厅呈现个展展览,对我来说是特别荣幸的,也是一直期待的事。但是个展的呈现,过程中也有点小反复,最初想做又不想做,最后还是因为王群老师、傅老师到我工作室跑了几趟,强力说服我把这个展览呈现。当然我不想做的原因只是个人那件作品体量在今日美术馆呈现出来,需要耗费的资源太大了,远远超出王式廓奖艺术奖的奖金,但是最后基金会和美术馆给了我特别大的支持。我的作品在整个布展过程中难度非常大,馆里的很多工作人员,包括布展团队都付出了特别特别多的这种辛苦。我由衷地对大家表达感谢,谢谢你们!



本届王式廓奖入围艺术家 郑达

郑达:我觉得我在学校工作的时候可能相对比较异类,就是用实验室的方式或者跨学科的方式在拓展艺术的边界,然后通过研究的节奏来做创作,其实很多同事不太理解。但是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王式廓是人民的艺术家,当我入选这个奖之后我感觉他们对我很亲切,其实是特别有意思的地方。


还有,入围这个奖更多的是带来信心。对我来说挑战最大的倒不是作品本身,因为我自己在创作的时候思路挺清晰的,但是更多的是方法的一种认可,就是我终于觉得可以在一个平台里面,在一个不局限到所谓的媒体艺术的概念里面,跟其他的艺术家一起探讨创作、工作方法,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所以我特别激动和开心!


我卖了北京一套房,换了十年时间

艺术家现状及困难 


本届王式廓奖入围艺术家 张春华

张春华:其实我从事这个架上绘画也十几年了,但是不管是艺术圈还是这个潮流中,我一直把自己归为边缘,就是闷着头在那里画画,中间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因为心里面一直放不下,说的俗一点,艺术真的就是生命的一部分,所以我觉得我必须要去做这件事情。因为你不可能把自己给丢掉,我觉得艺术是另外一个自己。



遇到的最难的问题就是经济问题,确实是这样,有的时候会揭不开锅的。采访的时候有媒体问到你财务自由了吗?我说没有体会过什么叫财务自由。2002年我到的北京,中间有段时间确实是撑不下去了,我也带培训班、在央美附中代过课,经历过很多。后来我就把我在北京的那套房给卖了,然后就换了这十年的时间。


本届王式廓奖入围艺术家 蔡雅玲


蔡雅玲:我研究生毕业的第二年就结婚生孩子,老师一直鼓励我说,你一定要做艺术,一定要坚持下去,所以我也有这样的梦想。作为一个女性,我以前没有太多这种角色的困扰,但是当我生了孩子之后,我发现我的责任感一下子也多了很多。在生两个孩子的五年之间,我一直还是对艺术有热爱,我希望能够把我的生活、把我的这一辈子都用我的作品去慢慢呈现出来。就这种信念一直支撑着我没有放下,不管是在做月子的时候还是后来陪伴孩子的过程中,我都会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作品,我觉得这种创作对我来说很重要,它代表了那段时间我的状态。


现在孩子大一些了,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我的创作眼光也慢慢地开始往外走,当我走到社会中去,我发现有很多跟我一样的女性,在这个年龄,在社会急速发展过程中我们都有很多话要说。所以我有责任通过我的作品让更多的人去了解到我们的困难、问题和愤怒,或者我们的喜悦和感动。所以在这个节点我觉得也很重要,能参加到这个王式廓奖的展览中来,让我一下子去意识到我下一步该怎么走,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就是像刚才老师说的它是一个起点,我希望未来我能够继续往下走,然后越走越好!



本届王式廓奖入围艺术家 臧坤坤


臧坤坤:当代艺术家不同于以往的艺术家,需要做的是不断地推进。推进的前提就是刚才春华说的怎么维持下去、继续下去,最关键的是经济问题。作品如何在自己的创作和市场中循环起来,这是最关键的一件事情,也是对艺术家来说是最难的。所以我觉得艺术家不管什么处于年龄段,选择使用什么媒介,最重要的还是作品本身,其余的我觉得都不重要。



本届王式廓奖入围艺术家 付帅


付帅:我补充臧坤坤说的关于作品面貌呈现的话题。因为我也是做架上的作品,我觉得现在这个时代的作品面貌用什么样的手段或者媒介并不是特别重要,最重要的是选择的议题或者提出一个什么样的问题。我不认为艺术是解决问题的,我认为艺术是提出问题的。在当今时代是否能给大众提出问题,让大众思考,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本届王式廓奖入围艺术家 田龙玉

田龙玉:我涉足的跟其他艺术家可能有点不太一样,我的整个作品脉络有装置、雕塑、影像,甚至还有图片,涉及得比较多,可能是因为我比较贪心。今年,就是有大概三、四批的作品在做,每一套作品的量都比较大,确实需要资金支持。为什么脚步放那么缓呢?就是因为没钱,资金断了,那只能是慢慢来,放慢脚步一步步地做。这次展出的影象是2011年做的,我把摄像机绑到汽车轮胎的正中央的位置,然后开着跑,拍了北京的风景。因为汽车代表着咱们当下的生活节奏。看到的是所谓生活的城市的一个风景,快节奏的生活。


郑达:我觉得我们这个年纪其实挺尴尬的,就是不老不少、不上不下的这种感觉,但一直有这个执念做这个事,但是不知道自己在什么状态,所以通过这个回望自己还是有线索的,这一点其实挺开心的。不管是这个入选还是得奖,我觉得至少通过这个过程知道自己的工作轨迹。


在信息极为纷乱的时代,要把握自己

展望未来



活动现场

傅克勤:我想王式廓奖不光是美术馆和基金会的,也是参展艺术家的。在未来,基金会和美术馆也在讨论怎么样给艺术家更多的一些支持,增加艺术家的获得感,这是下一步我们要继续做的工作。通过这次的对谈也是想加强和艺术家的互相认识和了解。我希望能够把大家凝聚在一起,我们抱团取暖可能会获得更快的成长。


孟柏伸:我当然是一个“王式廓奖”的受益者,我是怀着感恩的心。但是我想不能只一味地通过语言对美术馆、基金会表达感谢,我想艺术家站在自己的角色的位置来说应该是把作品做得更好,让自己的路走得更远更长,这才是美术馆、基金会给予我办这个奖更多的一种期待。


高鹏:我觉得虽然很多艺术家在创作过程当中非常苦,但是我觉得艺术家,包括文学家、舞蹈家,是一个可以让人记住的职业。我也是有一次无意当中看到蔡雅玲的作品,叫做《还是很想你》,我印象很深,我觉得可能在我脑子里十几年都不会忘掉的。刚好跟我那个阶段的情绪有关,我看到那个珠帘,看到那句话,我的内心随着字在荡漾。我觉得认真面对自己成长,然后去表达每个成长阶段的艺术其实是感人的。很多职业是没有办法让别人记住你的,无论你多有名、多有钱,但是我觉得艺术家是一个职业,他可以让人一辈子、甚至一代一代地记住他,因为他的某个情绪、某个表达、某个对生命的挣扎、迷茫或者是喜悦。这个行业里,我们是离灵魂很近的,而且真的可以感动别人。这是一个令人尊重的职业,是一个令人尊重的可能性。



活动现场

王群:大家都提到了我爸爸是什么人,人民艺术家或现实主义艺术家,其实他是一个挺严肃的爸爸,我一直挺怕他的。但是我觉得首先他是一个时代的产物,那个时代我觉得很难突破。但是,我觉得作为艺术家他是一个极为极为优秀的艺术家。你可以看他的《血衣》,他每一个人物都从写生开始,不断地画,不断地改。这是一个对待事业的态度问题,任何一个成功的人都要做到这一点。


还有我自己觉得其实他是非常开放的人,我9岁时他就跟我说“你应该去学英语”,就把我送出去了。但是他对我批评的最凶的一次他就说“你浮,不扎实,做事不够深入”。等我大了以后,我就开始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我回来,说张三不好李四不好,他就会反问我“你觉得你自己怎么样?你想过没有你自己做了什么?”所以我觉得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努力,但是也离不开自己不断地反思和总结,然后有新的想法去让自己走上一个更顺利的成功之路。


“王式廓奖”在评奖的时候我们要求你拿十年的创作来看,让艺术家对自己的十年有一个总结,我认为这件事是你们应该做的。你的事业发展路径是自己选的,但是也许你根本没有看清楚,也许你被今天或者明天的什么新玩意儿给迷惑了,让你上了另外一条路,但是你能不断地去反思,慢慢总结出来找到自己进步的或者努力的方向。在今天信息极为发达、极为纷乱,谁都可以出来说话的时代,你更要把握自己,学会学习。


2018王式廓奖

暨今日中国当代艺术家提名展

【主办机构】

今日美术馆

王式廓基金会



【展览时间】

2018年8月26日-10月10日 

10:00-18:00

(每周一闭馆,9.24不闭馆)



【展览地点】

今日美术馆1号馆3、4层



【颁奖典礼日期】

2018年9月22日 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