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环亚集团是黑站

中文

布拉格木偶工作坊考察报告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硕士研究生 2017年奖学金获奖者

    8月5日,我提前了两天去布拉格。在工作坊的帮助下找到了附近的一家小旅馆,并且在那两天熟悉了布拉格的公交车和地铁等基本交通。

    在开课之前,我所有有展览的美术馆:museum of kampa,里希特的展览、达利和慕夏的版画展、布拉格国立美术馆,但是都没有看到任何和木偶有关的东西。

    8月8日,有一个设计演讲帮助我们初步了解布偶操作。第一天上课记错了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去。紧张的一个人在门口等待。后来老板来了开门让我进去,给我泡了杯茶,随着学生一个接一个的进来,我的紧张感才渐渐消失。做完简单的自我介绍后,老师便开始给我们讲解基本的捷克木偶构造。


(第一天上课)


    8月9日,开课的第二天,老师带我们去她的朋友——90岁的Vorola老奶奶家里,并参观了女士家里的历史木偶收藏。这个家就是一个博物馆,他家的墙上、桌上、衣柜里全是木偶,他们的日常起居就在这些有几百年历史的木偶之中。她家的门楣上,画着一个Matěj Kopecky的侧面肖像,他是生活在19世纪中期的木偶师,是布拉格木偶历史中,第一个有记载的独立木偶制作者。

    在一个房间里面,放着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骑士公主的木偶,这些有着一百年多年历史的木偶被挂在昏暗光线的房间里面,静默得如同被时间遗忘了。走廊里面,挂满了骷髅、水怪、浮士德的木偶,大大小小,形状各异,在微弱暖橘红色灯光的照射下,不吓人反而有几分幽默感。

     还有一个房间放了大大小小十几个家庭剧场,这些剧场是纸壳做的并且绘有精美的巴洛克式图案,里面的木偶都是拳头大小。1850年开始捷克木偶的家庭剧场就开始兴盛起来,到1910年学校甚至还将木偶加进了儿童的通识教育。可见这个国家对木偶的喜爱。


(Vorlola女士的收藏)

(Vorlola女士的收藏,20世纪初公主木偶)

(Vorlola女士的收藏,20世纪初骑士木偶)

(Vorlola女士的收藏)

(Vorlola女士的收藏)


    8月10日-15日,我学会了雕刻和机器的使用方法,凿子、木材的种类,关节的连接。在刚去的第二天便看了这个国家最优秀的一些木偶。让我们一行人对木偶的标准拉高了许多,此后再去别的私立博物馆就立刻知道是忽悠游客的还是真正的木偶藏品。

    我们的课程很紧张,虽说课程有一个月,但实际上制作木偶的时间只有两个星期。剩下的一个星期用来彩排,一个星期正好赶上布拉格每年夏天的letni letna(夏日节日)可以为公众露天表演。

    我虽然在去学习之前,是学习版画的,也做过几个木制的小玩意,但真正上手做一个立体的有形象的东西,对于我而言还是一个挑战。由于我们工作坊其他的同学也都没有接触过,老师们都特别耐心,从如何识别木纹,从何处下刀,到什么位置用什么大小、弧度的刀、怎样磨刀、怎样保护自己的手,都一一为我们讲解,并且还一直在我们身边提醒错误的姿势。


(我的作品)

(我的作品)

(我的作品)

(我的作品)

(我的作品)


    8月16日-19日,我们学习了上色技巧,设计服装并在布料店购买材料。


(我的作品)

(我的作品)

(我的作品)

(我的作品)


    8月20日,我们终于完成了木偶安装开始上线、操作练习。每一个环节,如切割木头、上色、做服装、表演,都有专门的老师来教我们。每一位老师在他们所从事的领域都是非常出色有经验的。(木偶艺术一直都是一个综合性的艺术,但传统的木偶里每一个环节都是分工合作的,各司其职)。

    他们除了来给我们上课,平时主要是从属于某一个剧团,或是自己开一个工作坊,专门给木偶做服装,或是专门上颜色,或是做一些木偶工艺品卖给游客。


(同学作品)

(同学作品)


    8月21日-27日,这天是我们最后的彩排时间。


(彩排)

(彩排)

(彩排)

(彩排)


    8月28,开始在Letni Letna Children Workshop in Kampa Island Sosak Community Center表演。

    我们一直到工作坊的最后一天都在表演,一共在三个场所演出了8场戏。

    虽然我们有语言的限制(布拉格的小朋友都不懂英语),我们只能用最简单的几个捷克语单词来说台词,但是每次看见我们的小观众挣着大眼睛,张开嘴巴,一些大笑,一会儿被吓得尖叫时,我们就很满足。

    木偶不用语言,也可以传递情感。


(表演)

(表演)

(表演)

(友人合照)

(友人合照)

(儿童木偶剧)

(布拉格超现实主义大师Frantiska Skala的展览)


    工作坊结束后,我在工作坊认识的朋友有的继续他们的旅途,有的回到了各自的国家开始工作,但是我们不时还在联系,分享我们最近最新看到木偶,或者他们新做的偶。

    Richeal带Lucy回了芝加哥,继续她的戏剧服装设计。


(Richeal家)


    Roberta回到了柏林,租了一个工作室重新开始做木偶和家具。在做木偶之前她是一个儿童家具设计师。


(Roberta家) 


    Bori回到伦敦与她的朋友一起组建了Hopeful Monster Theater,她们只用四只手进行创作,用一些最简单的道具栩栩如生地模拟动物、人物。 


(Hopeful Monster Theater)


    此行最大的收获当然是学到了怎么制作木偶,以及表演木偶的一系列流程。但其实对我而言只是一个开始。

    我回到北京以后自己便独自买了台锯、台钻、凿子、木工桌等工具,自己一个人继续摸索,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其实自己还差的太远太远,因为总是会遇见接二连三的问题,我需要不断的去解决,不仅仅是技术上的,还有木偶审美上的,木偶结构上的问题。但这个过程我受益匪浅,并且乐在其中。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