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环亚集团是黑站

中文

欧洲西方艺术考察

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硕士研究生 2015年奖学金获奖者

    2015年3月21日上午7点半,我就早早来到首都机场。后来得知由于欧洲闹罢工,CA6221航班取消了。还好通过协调,我被调到了下午的航班,到罗马转机至威尼斯。坐在机场的候机大厅等待着飞向地球那一头的航班,现在想来,最美妙的幻想都集中在了那个候机厅的大玻璃窗前。

    我此行的缘起是因为徐冰老师的新凤凰受邀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我有幸一同前来布展。

    罗马时间3月21日21点38分,飞机在威尼斯马可波罗机场着陆。虽然旅途疲惫,但我依然感到强烈的新鲜感,我到了一个不使用中文的,到处都是高鼻梁深眉窝的地方——威尼斯。


(机场)


    下了飞机,根据工作室先遣部队提供的交通攻略,我买到了船票,坐船前往位于威尼斯主岛的住处。这里的夜晚好安静,和北京比就像一个小镇,行人也很少。虽然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但我毫无困意,仔细地搜索者所有有灯光照亮的地方。那些藏在黑暗里的部分则不自觉的被我印象中欧洲小镇风景的画面填补。然而,真正的威尼斯印象在日出之后。


(夜晚威尼斯)


    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出门转一转了!

    我一路上走着,看着,拍摄着,从呼吸的空气,眼前的景色,到脚下的石板路,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无比新鲜的。


(威尼斯)


    机械库里的建筑有800多年的历史,曾使威尼斯在海上称霸一时,确立共和国政治,经济和军事地位。自1980年首次被双年展使用,也是历届威尼斯双年展的主展区。


(机械库内部)


    远处的两个船坞就是2015威尼斯双年展中徐冰老师的凤凰展览的位置。

    这几张照片是我在威尼斯的街道拍摄的,由于前几天一直下雨。这天放晴,家家户户把自家的衣服裤子都拿出来晾晒。我发现这些衣服裤子的颜色都是有意识的组合安排的,你常会发现一家一户只使用一个色系或一个色调的衣裤。好像威尼斯人的色彩意识已经非常的普及,每家每户都懂得如何用色彩表达自己。


(威尼斯街头)

(威尼斯街头)

(威尼斯街头)

(威尼斯街头)


    201543日,我和小伙伴从威尼斯出发,来到了巴黎。

    巴黎对我个人有非常特殊的意义。自从学习绘画以来,就听说新中国几乎所有的艺术大家都在巴黎有过学习和生活的经历,如“留法三剑客”,林风眠,潘玉良,当然还有老院长徐悲鸿。所以在本科时期的我看来,巴黎是一座艺术之都,甚至是成为大师的路途上必须踩过的土地。我在本科四年级的时候学习过一年时间的法语,本来想考取巴黎国立美术学院的研究生,可是由于某种原因,最后留在了北京。

    是的!巴黎我来了!

 

(巴黎火车站)

(蒙娜丽莎的微笑)

(蓬皮杜艺术中心)


    在蓬皮杜中心看蒙马特高地,耳边好像能听到电影《天使爱美丽》里面手风琴的声音。

    蓬皮杜中心里的现当代艺术,与卢浮宫的展品产生了强烈而直观的对比。

    欢迎来到奥赛美术馆!提到奥塞美术馆,我会想到英剧《神秘博士》第五季第10集中,神秘博士通过时光机器将梵高带到现代社会,带他来到奥赛美术馆的梵高作品展厅,带他听解说员如何描述他的作品,在艺术史上是何等的地位。剧中的梵高激动地不知所措,眼眶里热泪控制不住地留下来。


(蓬皮杜艺术中心的书店)

(梵高作品)

(莫奈作品)

(军事博物馆)

(埃菲尔铁塔前的树)

(巴黎圣母院)

(罗丹的地狱之门)

(巴黎排水系统)


    我还专门去看了巴黎国立美术学院,还进入了他们的工作室,与同学聊天。当我问到他们说你们是否是做”实验艺术”的时候,他们的同学很纳闷的告诉我,这里的每个工作室都可以是实验艺术。


(巴黎国立美术学院)


    之后我们回到威尼斯,开始配合工作室同学组装凤凰。 


(组装凤凰)

(组装凤凰)


    我还有幸见到了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奥奎。


(徐冰与奥奎)


    威尼斯双年展门外有一个流浪汉,每天都在那里。每次看到他,我都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流浪汉)


    最后,当然我们看了威尼斯双年展。还有包括佩吉古根海姆美术馆,威尼斯美术学院及美术馆,威尼斯音乐学院等。

    这次出行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与西方艺术全方位亲密接触只是这次游学的很小一方面。这种启发不单单是艺术上的,我感到我内心的格局变大了,许多原先只是书本中的概念和图像在实际生活中得到了印证,这某种意义上增强了我对于知识的学习充满了信心。 

相关资讯